您的位置: 乐清信息网 > 星座

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一百零九章 虞秋霖的选择!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06:50

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一百零九章 虞秋霖的选择!

“秘传的丹?”

老人这句话让许多人都摸不着头脑,而虞元庆更是皱眉,直接就问:“老祖宗,这话怎么讲的,什么丹有这种效用?”

“再说了,道派自己都知道,那些个丹都是胡扯的玩意,是药三分毒,何况是丹呢?那以前吃这东西中毒死的多了去了,老祖宗您怎么也信这个。”

虞元庆笑了笑,但眉头依旧皱着,显然有些顾忌,而他眼睛向着虞父那处望了一下,后者顿时会意,微微沉默,那面色便沉了下来。

他们怕老祖宗其实是想要弄死虞秋霖。

家族争斗,谁也不知道老祖宗喜欢的是谁,虽然现在是虞秋霖的父亲虞元辛掌权,但这并不代表老祖宗就喜欢虞秋霖。

长得漂亮不是资本,武功高也不是资本,有头脑仍旧不是资本。

这很有可能会为她本身招来杀身之祸。

毕竟老一辈人思想难说,此一时彼一时,六十岁也许还有些锐意进取,但百岁之后或许想着的是怎么样保护家业,于是那种有头脑有想法有野性的年轻人必然不会被选在第一梯队,甚至还有可能成为第一梯队的绊脚石。

谁也不愿意上位之后还被人比来比去,甚至还被压着。

虞秋霖的性格并不讨喜,至少不让她所认为的那些兄弟喜欢,视虞秋霖如偶像的也许就只有次女和虞家小七,都是嫡出,并不是其他兄弟的子嗣。

所谓嫡出,就是这一代掌权者的子嗣,然而在虞家中,其实虞元庆的儿子也算是嫡出,毕竟他和虞元辛是亲兄弟,同样是一脉。

老人哼了一声,忽然语气变得很冷:“别打眼色了,元庆,你武功很高,甚至比我都要高出许多,但是你那点动作我还是看得到的,毕竟元辛不是武林高手。”

“你们觉得我是要杀掉秋霖丫头?”

老人这么说了,虞元庆苦笑道:“当然没有,哪里敢这么想?”

“你当然敢,笑话了,这世上还有你虞元庆不敢干的事情?”

老人冷笑一声:“我要是想杀秋霖,用的着用阴招?这丹是半个世纪之前传下来的,当时一共三枚,都是我大哥从‘秘地’取出来的,也就是你们大老祖留下来的丹。”

“这丹有神异的效用,总而言之,就像是某种大补的吃食似的。后来,我虞家中落的时候,盘了一枚丹出去,你们知道这东西买了多少银钱?呵呵,要没有那枚丹,我虞家还能再度起来?”

老人这么说着,而其他人没有插嘴,就这么听。

“我知道,你们不相信我的话,当然,我就这么说了,你们也不敢不听,只是我想让你们知道,我可没有老糊涂,也没想杀了秋霖丫头。”

老人呵呵的笑着,而虞元庆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,只有彻骨的冰寒。

“第一枚丹送出去了,还有两枚,第二枚,就是我吃了。”

老人这么说着,而虞元庆和虞元辛同时一惊,包括其他的那些人,二代的,三代的,乃至四代的族人都是面有诧异,而且还有不解的神色。

“是药三分毒,但这世上也总有没有毒的药。”

老人笑了起来,那目光如刀,扫过所有人的面颊。

虞元庆叹了口气,此时虞元辛把头转向虞秋霖,开口询问:“秋霖,你怎么想的?”

“吃,当然是吃了。”

虞秋霖语气很平静,她此时开口,被所有人注视,笑了笑:“我成了这个样子,需要很长时间的恢复,而且还不一定能好,既然老祖宗有这么神奇的丹,能让我在一年之内恢复,那我肯定是选这个的。”

“胡闹,慢慢的调理不比这个......”

虞元庆听她说话,直接脱口而出,却猛地意识到不好,那目光一飘,就见到老人的眼神,紧接着就干笑两声,不说话了。

“二叔,话不是这样说的,有的时候,还是要拼一拼,赌一赌的,人生就是一场豪赌,赌输了,也不过就是我从这里消失,埋入土里而已。”

虞秋霖的口气很无所谓,然而却让所有听她话的人感到心惊,这时候,虞元庆有些焦急,反而虞元辛倒是突然开口:“好,既然你这么想,那就这么做吧。”

他说了这话,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,而虞秋霖的目光中则是闪烁着不一样的光彩,点了点头,正这时候,老人则是哼了一声:“好,那就这样定了,这事情先放下,各回各位,准备祭祀祖先....”

...........

砰!

训练场中尘土飞扬,战士们厮打在一起,不断有闷哼声响起。

时间过去了两个月,这里的训练收到了成效,孙长宁坐在一旁的石阶上,看着这些战士的动作,比起之前来说都上去了不止一个台阶,各种技巧运用的炉火纯青,配合上原本训练的内容,可以说没一日的进步都是喜人的。

“距离训练连的组成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这训练成果很显著啊,都是多亏了小师傅!”

吴山青对这个场景很满意,而孙长宁摇摇头:“显著归显著,但是很多技巧他们仍旧不能很好的运用,这也是难怪,因为之前他们的动作已经定形,要在突然之间改过来,两个月还是仓促了一点

,不过在训练选拔之前,因果可以做到融会贯通了。”

“这样就好,能在训练连中抢到一个班组的名额,这就已经行了,也不算抹了我的脸面,这样说出去也有点光彩。”

吴山青打个哈哈,而韩青则是销声匿迹两个月,完全是把这些战士交给孙长宁训练,这两个月没有来过一次,这种情景甚至让孙长宁感到有些古怪。

正在训练的档口,忽然有一名哨兵跑过来,对吴山青说了些什么,而下一刻,吴山青面色变得有些惊讶,转过头去对孙长宁说了一句:“有其他训练营了来了,看来应该是来探探风气的,真没想到,小师傅你等我一下。”

吴山青说完就走了,孙长宁对这件事情并没有怎么在意,不一会,吴山青回来,那身旁还跟着两个人,一个和吴山青挂着同样军衔的人,还有一个明显是个高手,行走之中犹如龙行虎步,器宇轩昂。

男性小便刺痛怎么治
男人尿多尿频是什么原因
产妇剖宫产术后便秘腹痛
小儿感冒咳嗽吃什么药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